Friday, August 11, 2017

滞留在马来亚的日军Unreturned soldiers in Malaysia (1970)

日军侵占新马的时间表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终战”,和平的曙光再次出现。

日战结束时,驻扎在新、马、爪哇、苏门答腊和缅甸的日军有约20万人,他们被分批遣送到峇淡岛东南部2.5公里的伦庞岛(Pulau Rempang)以及40公里外的加朗島(Pulau Galang),再从这些岛屿安排回国。最后一批在194610月离开。

关于加朗島,胡志明解放越南后,百万南越船民逃离家乡,沿着南中国海漂流到东南亚各地,希望前往欧美和澳洲过新生活。加朗島曾经是收容越南船民的难民营。

日军侵占新马的时间表如下:
-1941128: 日军在宋卡、北大连和哥打巴鲁登陆(SingoraPataniKota Bharu),同时在新加坡市区狂烈轰炸。
-19411210: 日本空军在关丹岸外炸毁英国战舰威尔斯号和击退号(HMS Prince of WalesHMS Repulse)。
-1942131: 联军全面退守到新加坡,马来亚沦陷。
-1942128: 第一支日军登陆马来亚。
-1942211: 日军攻占武吉知马。
-1942年2月13–14: 巴西班让血战。
-1942214–15: 日军侵占亚历山大医院,向手无寸铁的医疗人员与伤病疯狂射杀
 -1942年2月15: 布莱德路(Bradell Road), 罗尼路(Lornie Road)最后战役
-1942215: 英军在武吉知马福特汽车工厂(Ford Factory)向日军投降。
-1942218日:全岛大检证
-19458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终战。
-1945912日:英国东南亚司令部最高统帅蒙巴登海军中将接受东南亚区所有日军投降。
-19467月:最后一批日军被遣送回国。

为什么不回家?


战后,并非全部日本军人都回到自己的国家,有些日军滞留在马来亚,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有些加入马共,成为游击队员。198912月,马共、泰国、马来西亚签下三方和平协约,马共总书记陈平表示队伍中还有两名前日本军人,他们都希望回家。

应该如何处理逗留在新马的日本人是个颇为棘手的问题。不是每个日本人都是军人、间谍、战犯,也不是每个日本人都在日本出生。当时有些在新马出生的日本人,没有日本国籍与户口,回到“祖国”也不晓得应该投靠谁。虽然殖民地政府表面上“一刀切”,要遣返所有日本人,但无法全面执行,后来不了了之。

日本军国主义制造了许多惨绝人寰,妻离子散的悲剧,在东南亚人民还没有忘记鲜血的经历的1970年,日本记者秉着人道主义的信念,寻访那些选择留在新马的前日本军人,拍摄成纪录片《In search of the Unreturned soldiers in Malaysia》,掀开了那个时代的另一层面纱。50分钟的纪录片可在youtube观赏。

(纪录片:In search of the unreturned soldiers in Malaysia)

那个时候,“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刚在美芝路树立起来,新加坡和日本正在努力改善双方的关系,日本军人成为非常敏感的话题,很容易挑起检证、屠杀、日治、死亡等令人悲愤伤感的情绪。纪录片的拍摄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多年,时局发生许多变化,许多新加坡人到日本旅游,“学日本看日本”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的新加坡努力奋斗的目标,过去的仇恨正在淡化,看纪录片的情绪已不一样。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民间故事


对新马的日本人来说,战争时代当军人绝对不是件光彩的事,因此许多相关人士都不愿意露面。纪录片中只出现了几位人物:

福田先生(Mr Fukuda):福田是一名布商,1916年便在新加坡生活。那个时代的新加坡日本人多数集中在密驼路、海南街、马来街一带,也就是现在的Bugis Junction所在地,当中有妓女、记者、医生、商店老板等,利用工作的便利摄取情报。

福田在新加坡生活多年,因此结识了当地人。他亲眼看着四个海南籍的朋友在检证时被带走,日后没再见到他们。他也看到悬挂在桥梁的人头,这些人士因偷窃而被砍头。他有一位朋友在日治期间被宪兵带走,再也没有回来。福田表示现在(1970年)很多外族人士跟日本人通婚,但在战争的年代,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关于海南人,日军多数认为海南人为共产党员或抗日份子,因此十分关注海南人的举动。

(大检证。图片来源:居安思危)

渡边先生(Mr Watanabe):渡边来自长野县(Nagano prefecture),战后从事鳄鱼皮生意,不过拒绝受访。

佐佐木先生(Mr Sasaki):佐佐木是一名旅游车司机。战争结束后,佐佐木跟约三百名日军加入马共,跟英军打游击战,也参与过好些破坏行动。后来他们发觉已经不再是为日本打仗,而是卷入了当地的独立战争,于是逃出山林。当时离开马共的前日军有五十人左右。

佐佐木表示日治期间,有些日军带着心仪的女人逃走了,不知所踪。有些士兵来自冲绳岛,他们以为日本背叛了他们的故乡,将冲绳岛送给美军,因此对国家失去信任,选择逃离部队。

关于冲绳岛战役,那是太平洋战场中规模最大的登陆行动,战役从19454月上旬持续至6月中旬。日军有十万人战死或被俘虏,盟军伤亡超过八万人。此外,数万当地平民伤亡或被逼自杀。冲绳岛战役结束没多久,美国便在广岛和长崎投放原子弹。

仲地先生(Mr Nakachi):仲地是其中一名故乡源自冲绳岛的士兵,战后决定不回日本,留在新加坡生活。为了躲避嫌疑,仲地改用中文名,易名为林先生(Mr Lim)和陶宇(Mr Tao-Yu),在美芝路的渔商工作,因吸食过量鸦片,神智不清而逝世。也许战争对他的伤害很大,经常酗酒闹事,在大街上见人就打。他的华籍妻子过去在酒吧工作,误信鸦片可以帮丈夫戒除酒瘾,反而害他丢了性命。

矢野先生(Mr Yano):矢野对日本、对天皇失去信心,决定留在马来亚。矢野表示凡是当地马来人做过的作业,他都跟着做了。他当了八年兵,战争结束时,华人对他们充满敌意,马来人则五十五十,一半人憎恨他们,一半人同情他们。那个时候英军正在搜索战犯,他的性命悬在一线之间。

矢野当过五年的渔夫,凑到一笔钱后用来开了一间脚车店,同时娶了一位马来妻子。他认为马来人是善良的回教徒,在他们的开导下改信回教,在槟城的Malayawata Steel工作,受访时已经步入六个年头。他表示日本人上司并不好相处,时常因他必须去祷告而威胁他。矢野不以为意,为上司祷告,希望上司有一天会变得善良有人性。

矢野说若有机会出国,他会选择去麦加朝圣而不是日本。

矢野以平和的语气说道,天皇会告诉你“跟着我吧,你会快乐幸福的”,但你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虽然矢野曾经宣誓爱国,对天皇效忠,随时准备为天皇而死,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他认为这些都是政客因军国主义所编造出来的谎言。人心有两面:一面是公义,另一面是贪婪,日本就是太过贪婪,才会发动战争,造成生灵涂炭的局面。

这些日本军人的追述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视角,去反思那一段可以化解仇恨,但不能忘记的历史记忆。

相关链接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他们好像是'叛国'了,但事实上谁敢说他们不是代表着人类的良知与正义?
同样的,韩战之后,不少'志愿军'拒绝返回他们的'祖国',你认为他们不效忠吗?
这些年来,多少国人不得不'被逼'移居西方民主国家,真的是'背井离乡'选择作二等公民吗?
如果是,恐怕这'二等公民'也不是人人都轻易可得,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