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9, 2009

感恩的心

2009年5月9日,农历四月十五,卫塞节(Vesak day)。Vesak在梵文是“月圆” 的意思。


卫塞节是南传佛教纪念佛陀释迦牟尼(悉达多)诞生、成道、涅槃的节日。佛陀出生于公元前624年农历四月十五月圆日。公元前589年四月十五月圆日,36岁的悉达多在菩提树下发现了无常、无我的真理,放下执着,达到解脱,完成了人生的目的。
  
公元前544年4月15中夜时分,佛陀告诫众比丘:“比丘们!我告诉你们,不要自负,观察一切法都是无常变化的。大家应该各自精勤观察,以彻底证取(解脱)道果。”然后佛陀进入四禅八定,结束了轮回的生活,证达永恒的大涅盘界。

世界佛教联盟定公历每年五月的月圆日为纪念佛陀日。

卫塞节前夕,光明山普觉寺的三步一拜,是其中一项庆祝活动。信徒参与三步一拜,外化了对信仰的虔诚,为父母祈求健康,为世界祈求和平,为净化自我心灵。善念的延绵伸展,泉涌着涓涓滴滴生生不息的善念。

卫塞节也有浴佛的仪式。我今灌沐诸如来,净智庄严功德海。五浊众生离尘垢,同证如來净法身。浴佛提醒人们时时保持一颗清净、慈悲与感恩之心,洗涤身心的浊染,显发自性;以浴佛的功德度脫七世父母及眷屬早离厄难,使法界六道众生脱离苦海。


人心的感恩和佛祖的慈悲有异曲同工之妙。感恩的心使人变得更谦和可敬,和蔼可亲。SP-CLS的会友(长幼有序,该称为学长才是)顾方电传了网页上流传的配合“感恩的心”这首歌的手语版的故事:

【转载开始】
有一个天生失语的小女孩,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每天很 早出去工作,很晚才回来。每到日落时分,小女孩就开始站在家门口,充满期待地望着门前 的那条路,等妈妈回家。妈妈回来的时候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因为妈妈每天都要给她 带一块年糕回家。在她们贫穷的家里,一块小小的年糕都是无上的美味了啊!

有一天,下着很大的雨,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妈妈却还没有回来。小女孩站在家门口望啊 望啊,总也等不到妈妈的身影。天,越来越黑,雨,越下越大,小女孩决定顺着妈妈每天回 来的路自己去找妈妈。她走啊走啊,走了很远,终于在路边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妈妈。她使劲 摇着妈妈的身体,妈妈却没有回答她。她以为妈妈太累,睡着了。就把妈妈的头枕在自己的 腿上,想让妈妈睡得舒服一点。但是这时她发现,妈妈的眼睛没有闭上!小女孩突然明白: 妈妈可能已经死了!她感到恐惧,拉过妈妈的手使劲摇晃,却发现妈妈的手里还紧紧地拽着 一块年糕......她拼命地哭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雨一直在下,小女孩也不知哭了多久。她知道妈妈再也不会醒来,现在就只剩下她自己。妈 妈的眼睛为什么不闭上呢?她是因为不放心她吗?她突然明白了自己该怎样做。于是擦干眼 泪,决定用自己的语言来告诉妈妈她一定会好好地活着,让妈妈放心地走......

小女孩在雨中一遍一遍用手语做着这首“感恩的心”,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从她小小的 却写满坚强的脸上滑过...."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她就这样站在雨 中不停歇地做着,一直到妈妈的眼睛终于闭上......
【转载完毕】

“感恩的心”原是日本电视剧“阿信”的台湾版的主题曲,陈乐融作词,陈志远作曲,欧阳菲菲演唱。七十年代的“热情的沙漠” 就是通过欧阳菲菲“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太阳见了我,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爱情的火” 而流传大街小巷的。

1970年代,日本是亚洲的流行音乐中心,有四个华人女歌手在日本取得特殊的成就:除了邓丽君、陈美龄和翁倩玉外,欧阳菲菲是其中的四大天后之一。

去年汶川地震,全世界燃起爱的狂潮,新传媒不落人后,通过“让爱川流不息”为灾民筹款,其中钟琴、李明顺、郭淑贤等人就合唱了“感恩的心”这首歌。说来这也是新传媒近年来摆脱奢华造作、反朴归真后一次人性化的筹款演出。

“感恩的心” 手语版和阿信版网址:

欧阳菲菲- 感恩的心,手语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xNPPwvwd0

欧阳菲菲- 感恩的心,阿信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KHpePiLOVs

“感恩的心”手语版的故事出自何处已不可考,网上流传说这是个活生生、实实在在的故事。天大地大,世间上每个角落,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令人热泪盈眶的大小事,因此我们也无需考证。如果我们听了看了会感动会自省,就表示我们并没有在商业社会中完全迷失,我们还有一颗爱心。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故事。为爱而工作的爱心人士都希望自己多怀感恩之心、多做感动之事,让爱川流不息,把爱的种子散播人间,一代代地滋长、一代代地流传。


任何人的成功都离不开自已的努力。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们都受过别人的恩惠。生活处处存在感激,不要忽略了你周围的人,你的丈夫、妻子、亲人、朋友、工作的伙伴、甚至于不经意给你一个微笑、扶你一把的过路人。

生活中多一点微笑,人生中就少一点烦恼。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和帮助 ,施与和感恩,是人世间最珍贵的宝藏。

“感恩的心”的歌词如下:



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中华文化强调'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凡事感恩。
也许'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臥薪尝胆'时刻提醒自己当年所受过的
耻辱与不平乃是刺激自己努力发奋的不二法门。
当年韩信受'跨下之辱'后发奋图强,日后成就开国大业。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在于你报恩或报仇。上天自有安排!

Anonymous said...

在西方国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总觉得温情处处,只要你在路边拿着地图徬徨,一定有人趨前
提供帮助。如果你的车抛锚阻礙交通,一定有人帮忙把车推到安全的路边。你的车因为电池
不给力而无法在公共停车场启动,一定有人用他的车的电池替你jumping start.
不论多偏僻的公共廁所,你都会发现它不但整潔而且廁紙肥皂等齐备。
这一切都是好心人无偿的协助。有一次我驾车旅游,由于对当地不熟悉以至于整辆车陷于火山泥当中,
只见附近经过的多辆中型四轮越野车向我靠近,了解情况后,在他们的协助下把我的小车拖回主路,我要
感谢他们的仗义帮忙的时候,他们拒绝了,他们告诉我最好的感谢方法就是“pass it on”,即有一天当看到
其他人需要的时候,同样的能给与无私的援助便是最好的帮助。我当时感觉受了'当头一棒',
因为我想起了许多在亚洲'碰瓷'的'恩将仇报'的故事。这是何等的震撼与落差!

....... said...

对于西方人的“pass it on”的价值观,我感受过也十分激赏,并尝试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有时成功了,有时遭遇白眼。但最主要是调整自己的心态,大可放下,一笑置之。

也有西方人心目中只有“what is there for me”,但所碰到的例子不多,亚洲人反而有更多这类心态。这是所谓的亚洲价值观在作祟吗?

Anonymous said...

最重要的是在西方国家大多存在所谓的'好撒马利人'立法与精神,与'碰瓷'相反,
它免除了提供协助者因无偿帮助所可能导致的负面后果的赔偿责任。再说多数
西方国家提供免费的专科,手术与住院治疗,因此不存在医疗费用的问题。
再进一步,有些国家提供意外医疗保险予合法在国内发生意外的住民,包括旅客。
例如,一些新加坡人在纽西兰违规驾车导致意外受伤,他们在纽西兰的医院治疗
费用最后是由新西兰政府负责。
在亚洲地区如新加坡,公民外诊和治疗不但不免费,费用还绝不便宜。
在中国,一旦'碰瓷',谁能主持正义?与其求观音保佑,不如'明哲保身',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我不知道'亚洲价值观'在人与人之间相处起了甚么作用,但我知道亚洲人的'自家打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的伟大教导与处世观。多年前我与我的孩子到香港旅游,在九龙彌顿道溜挞了半天,我的孩子就告诉我他实在
无法适应人挤人,人推人的处处人山人海的环境和那种压力感。
你知道我们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拥有数辆私家车,在郊区,我们可以驾一个半小时的车看不到一个行人,
这里郊区的家畜比人多,因此看到人很自动的会互相打个招呼,在新加坡你在路上与不认识的人打招呼肯定
被视为'神经病'!
从新加坡的公用厕所的'清洁'水平也可以看出新加坡人的教养与公德心水平,这边的巴士,火车/地鉄,的每一个门
都有紧急开门按钮,但还没看过被人滥用,更没听说罚款。
20多年来我还看过一次警察空闲到在马路边抓非法过马路开罚单的。

Anonymous said...

修正上面的最后一句,应该是:“20多年来我还没看过一次警察空闲到在马路边抓非法过马路和开罚单的”
不过,以固定或流动相机抓拍超速和闯红灯则每天都有,这是由于这里的郊区道路笔直,人烟稀少,超速对
人和家畜造成危险,且冬天期间气温在摄氏零下,漫天风雪,超速无疑等于自杀。

Anonymous said...

刚看了'讲华语运动,算了吧!'一文,感动到笑了,笑到呕吐,吐了满地。
的确,从殖民地时代到了今天,时机已经成熟了,又何苦'此地无银三百两'
自暴其短?
香港没有'讲华语运动',新加坡搞了这个'闹剧',这说明了甚么?

....... said...

很多人会喜欢他:

《联合早报》1984年11月14日

(李光耀)总理说,华人会讲华语和看懂华文,是精神上的重要鼓励,使人有信心,并觉得自豪。
但是,他说,我们不需要懂得三、四千个中文字,不需会背四书五经,只要会讲华语,了解自己的背景,就是最起码的基础。

他说,目前双语政策的最重要目的,是不放弃华语,使华语保留下去,但是水准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大家常用,会讲、听、看、读;至于写,只要懂得写法就够了。

总理认为,很少学生毕业后,需要写华文字,除非是在华文报当记者。

Anonymous said...

是呀!新加坡可以用英文教授'儒家思想',所以不需要中文。新加坡可以用singlish取代四大源流,要华巫印英干吗?
再说,以后读书可以'瀆'书取代,七月盂兰节可以'匈牙利鬼节'取代,Press release可以用'压住节放'取代,
广东人所说:“我冇眼睇了”!
从此之后,新加坡特色:没有计算机没法做生意,没有中文软件写不出中文。

Anonymous said...

'讲'华语运动?
香港人答的妙,就是得个“讲”字!
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对面李四不曾偷”
大家会心一笑!说穿了撕破了脸皮,大家都难堪。

Anonymous said...

老兄引用了14/11/1984李光耀对华语的评价,我不敢说错,因为万岁爷的金口吐出来的都是象牙,错不了。
但是,屈指一算,33年过去了,时空已经完全易位,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已一再修正,难道金口说的真的就是永恒的真理?
33年前的南大已经'倒闭'不复存在,今天有了一间冒牌货。
33年前我正作为一个新加坡的二等公民为生存而苦苦挣扎,今天我却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在国外优闲养老。
33年前香港前途未卜,今天已回归祖国。33年前美帝国在东北亚至东南亚一带耀武扬威,今日中国有了三个航母战斗群,..
醒醒吧!33年前的语录早已腐烂,墨守成规的结果就是新加坡更进一步被淘汰,如果中文的学习
真的那麽简单,全世界的孔子学院不会在每间海外大学成立,你知道我这里的大多数为上层社会设立的
昂贵的私立中学纷纷将中文列为非中国出生学生的必修课。
这里上至首相/总理,部长,下至外交官,商业领秀等无不以通晓中文为荣。看看新加坡,我哭笑不得!

Anonymous said...

老兄:
甚麽是精神上最重要的鼓励?甚麽使人更有信心?甚麽使我觉得自豪?
我活了整70年,我的华文华语自问已到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程度,我坦白的告诉你
这多年来反让我觉得我有三等公民的信心,我的收入使我自悲从不知自豪为何物,难忘重重的挫折,'鼓励'离我太遥远。
自我懂事之后,我憎恨我的父亲母亲,他们的抉择对我是何等的不公,我更憎恨新加坡社会是何等的不负责任!
新加坡是何等现实与自私的社会,不要唱高调,甚麽能使一个新加坡人觉得有'信心'和'自豪'并感到'鼓励',
说穿了就'一文不值',心照吧!广东人所说的:画公仔也不必画出肠!
有花自然香,跟红顶白,人之常情,愿共勉之!